三国战争地图-了解历史-说历史
<
分享
首页>产品 > 三国战争地图

三国战争地图

历史了解
黄渊
张头发
2020-06-03 14:48:21

西方大航海时代其实是一个非常残忍的时代,但是在这个残忍的时代,残忍的大海却在人们眼中包含了大量诱惑,那么,为什么西方大航海那么危险,而郑和下西洋给人们的感觉却十分顺利和太平呢?按照时间来算,明明是郑和下西洋的事件更早一些,为什么却比航海技术发展时间更久一些西方要更加平稳顺利呢?不少人经常会把郑和下西洋和西方大航海时期联系起来,甚至有假说是郑和下西洋先发现了美洲大陆,但是在现有的历史资料之中,西方大航海与郑和下西洋有着十分显著且难以想象的差距,注意,并不是差别而是差距,大中国的航海壮举暴露出了极大的优越感。那么言归正传,小编就来带大家具体地、系统地分析一下两边航海中的天差地别。在十五到十七世纪的西方大航海时代,西方欧洲各国的冒险者一直在被大海无情的玩弄,大名鼎鼎的麦哲伦当年带出去两百人,活着回来的只有十八个,乔治安森带出去1854个人,只回来188个。无论是冒险远航还是正常的海上交流贸易,欧洲水手这一职业在大航海时期的平均死亡率都超过了百分之四十,而这些在海上“勇于开拓”的冒险者和水手待遇极低,基本上就等于消耗品,待遇低到难以想象,直到十八世纪欧洲官方战舰上水手的主食都只是背象鼻虫啃咬过的砖头面包,十八世纪末英国皇家海军还因为待遇太低发生过兵变,水手的低待遇和劣质的食物配置毫无疑问与郑和下西洋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反观郑和船队这一边,饮食是极为丰富的,肉食方面主要吃的是各种鸡肉、羊肉、猪肉、兔肉、骆驼肉、鹿肉等,蔬菜方面则是有葫芦、青瓜、小瓜、茄子、冬瓜等,到了热带地区还有椰子、榴莲、芒果等,伙食条件极为丰富还能在船上养,相较于在海上缺少蔬菜水果补充维生素C得坏血病的欧洲水手不知道高了多少层次。在人员配置方面,中国这边郑和带领的船队带的大部分人都是官兵、公务员,在不同海域还有不同的技术人员专门进行掌舵: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由熟悉海路的中国人掌舵,而到了西亚和印度洋则可以让海上经验丰富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掌舵。反观欧洲的船队和水手,队伍成分和人员配置杂乱到不堪入目,所谓的“大航海”在当时说白了也就是出海投机,完全就是拿命赌钱,连拿命换钱都算不上,各种落没或者破产的贵族、负债的平民、犯罪的混混甚至是不入流的海盗,都在那个时代成为了开拓新世界的水手,航海经验极度低下且人员组织性极差,这种队伍基本上出海就是白给。从两边出海的性质来讲,郑和下西洋是为了宣扬国威,还有说法是朱棣让郑和寻找失踪并潜逃海外的建文帝顺便宣扬国威,不管怎么样都属于大明官方认证支持的大规模航海运动,而西方欧洲大航海并不像想象中的是一心为了地理学术和地理发现,其初衷完全是为了赚钱和出海投机,基本上都是投机者自发的航海运动,官方提供的支持很少,况且官方也没啥能力支持多少,这些导致西方大航海运动所遇到的部落冲突和海上打劫的情况特别多,导致两边航海情况完全不一样。哥伦布第一次远航的时候有三艘船87人,据点被印第安人拆的粉粉碎;麦哲伦满打满算则是有五艘船270人,结果麦哲伦被土著乱刀砍死;还有德瑞克,被西班牙殖民者追的只剩一艘船;达伽马的四艘船则是差点因为一场风暴全灭。而郑和这边虽然也遇到过各种海上打劫、海上冲突、部落冲突,但是由于郑和下西洋性质与西方大航海完全不同,带的人和办的事完全是另一个概念。郑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去宣扬国威,说白了就是冲着吓唬各种部落小国去的,人数高达27800以上,各种武器配置非常齐全,基本上灭一两个部落或者威逼几个小国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海盗、部落、小国有几个胆子也不敢惹,当时爪哇国误杀了郑和140人,国王得知后直接投降称臣请求宽恕,并且开始各种跪舔,表示愿意年年上贡;而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海盗惹上了郑和船队,要么是被一锅端地全灭,要么是像海盗头子陈主义那样直接被抓到京城问罪。郑和下西洋和西方大航海极为关键的差距就是航线的问题,简单来说,郑和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而西方大航海诸如哥伦布、麦哲伦这些航海者则是完全不知道。郑和船队的航线是阿拉伯人用几百年的时间研究和记录的印度洋航线,而且是沿岸航行,随时可以补给,东南亚各种补给点应有尽有,即使出了点什么事需要找个地方整顿,海南和台湾也随时欢迎。而对于西方大航海的人来讲,在大西洋上航行实在是十分悲伤的事情,大西洋航线完全没有可靠的补给站,无论是迪亚士发现好望角还是达伽马越过好望角,也无论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是麦哲伦环球旅行,都是那种几个月不见陆地需要慢慢摸索的开拓性航行,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而且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就算偶尔遇上个蛮荒小岛,但要想进行可靠补给也十分困难,再加上欧洲人在海上根本找不到蔬菜水果,由于缺少维生素C而导致的坏血病更是屡见不鲜,三百年里光坏血病就弄死了欧洲一百多万个水手,而当时欧洲总共才多少人?除了上述的三个主要原因,其他一些诸如瘟疫,装备配置等因素也在影响着郑和下西洋与西方大航海的实际情况,在这里不一一赘述,总而言之,郑和船队这边临界陆地、山珍海味、分工明确、人多势众、装备精良、周围小国莫敢不从,而西方大航海这边则是跨海航行、砖头面包、经验不足、纪律松散、船小人挤、圈地环绕,所以说,郑和下西洋的一帆风顺完全在情理之中,而西方大航海不九死一生才怪呢。

海边日落

  唐王朝在经历了唐太宗贞观时期、武则天时期后,到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其政治军事上的强大、经济上的繁荣,也就达到了顶峰。在一片欣欣向荣的背后,也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安史之乱使唐王朝几乎灭亡,从此走上下坡路。唐王朝的政治一统,被藩镇割据所取代,赫赫王权转到宦官手中,形成宦官专政的局面。这两个恶疾附着在唐王朝身上,难以根除。总的说来,唐中期以后的皇帝多是庸人,虽然有个别皇帝曾在一些朝臣的帮助下,试图清除这两个毒瘤,但终于由于根深蒂固,难以奏效。唐顺宗时期的“永贞革新”就是一次失败的政治改革。  宦官是专制制度的伴生物,宦官被作为皇帝的家奴,服务于皇宫中。宦官作为一个集团,其成份相当复杂,他们多数是来源于社会下层,由于肉体被残害,所以心理上也常常是畸形的。众多的宦官集中在宫内,很容易结成集团。唐朝前期,宦官数量不多,地位也很低,无权过问军政大事。到唐玄宗时期,情况发生了变化,开元、天宝年间,宦官激增到3000人,仅五品以上的宦官就有1000人。宦官高力士尤其被重用,玄宗还委派宦官任监军,到藩国出使。安史之乱后,唐肃宗当皇帝得到了宦官的帮助,所以更加信任宦官,任用宦官李辅国掌握禁军,朝廷所有制敕,须经他押署,才能实行。到唐德宗时期,他刚愎自用,猜忌大臣、宿将,便依靠宦官。德宗设护军中尉2人,中护军2人,全由宦官充任,统率左右神策军、天威军等禁军。从此以后,宦官掌典禁军成为定制。从唐代宗时开始,还以宦官2人充内枢密使,掌管机密,传宣诏旨,权力很大。  宦官有了武力作后盾,地位更加巩固,他们有权任免将相,地方上的节度使也多从禁军中选任,宦官势力日渐膨胀,皇帝和朝臣都要受到宦官的支配,因而非常不满。  安史之乱被平定后,安史余部并没有被完全消灭,唐代宗为了敢得暂时的安定,把仍有较大实力的安史部将任命为节度使,同时在平定安史之乱的过程中,唐朝对内地掌兵的刺史也给以节度使的称号,到安史之乱平定以后,节度使数量已相当多。这些节度使都有一定的军事实力,大的占有十余州,小的也有三四州,自己任命官员,掌握本地赋税收入,父死子继,或者由部将拥立,完全独立于唐朝的政治体系之外。平时互相攻战,强大时就向唐王室发难,威胁唐王朝的安全。  永贞元年(805年)正月,唐德宗死,太子李诵即位,这就是唐顺宗。他在东宫20年,比较关心朝政,从旁观者的角度对唐朝政治的黑暗有深切的认识。唐顺宗即位时已得了中风不语症,但还是立刻重用王叔文、王伾等人进行改革。  王叔文,越州山阴人(今浙江绍兴)。王伾,杭州人,一个是棋待诏,一个是侍书待诏,原先都是顺宗在东宫时的老师,他们常与顺宗谈论唐朝的弊政,深得顺宗的信任。在顺宗即位后,他们和彭城人刘禹锡、河东人柳宗元等人一起,形成了以“二王刘柳”为核心的革新派势力集团。他们维护统一,主张加强中央集权,反对藩镇割据,反对宦官专权。王叔文、王伾升为翰林学士,王叔文兼盐铁副使,推韦执谊为宰相,柳宗元为礼部员外郎,刘禹锡为屯田员外郎,共同筹划改革事谊。  他们围绕打击宦官势力和藩镇割据这一中心,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罢宫市、五坊使。唐德宗以来,宦官经常借为皇宫采办物品为名,在街市上以买物为名,公开抢掠,称为宫市。白居易《卖炭翁》诗就是对宫市的控诉。早在顺宗做太子时,就想对德宗建议取消宫市,当时王叔文害怕德宗怀疑太子收买人心,而危及太子的地位,所以劝阻了顺宗。永贞年间,宫市制度被取消。充任五坊(即雕坊、鹘坊、鹞坊、鹰坊、狗坊)小使臣的宦官,也常以捕贡奉鸟雀为名,对百姓进行讹诈。五坊使也被取消。这二项弊政被取消,因而人心大悦。  第二,取消进奉。节度使通过进奉钱物,讨好皇帝,有的每月进贡一次,称为月进,有的每日进奉一次,称为日进,后来州刺吏,甚至幕僚也都效仿,向皇帝进奉。德宗时,每年收到的进奉钱多则50万缗,少也不下30万缗,贪官们以进奉为名,向人民搜刮财富,革新派上台后,通过唐顺宗下令,除规定的常贡外,不许别有进奉。  第三,打击贪官。浙西观察使李锜,原先兼任诸道转运盐铁使,乘机贪污,史书称他“盐铁之利,积于私室”。王叔文当政后,罢去他的转运盐铁使之职。京兆尹李实,是唐朝皇族,封为道王,专横残暴。贞元年间,关中大旱,他却虚报为丰收,强迫农民照常纳税,逼得百姓拆毁房屋,变卖瓦木,买粮食纳税。百姓恨之入骨,王叔文等罢去其京兆尹官职,贬为通州长史,百姓非常高兴,市里欢呼。  第四,打击宦官势力。裁减宫中闲杂人员,停发内侍郭忠政等19人俸钱,这些都是抑制宦官势力的措施。革新派还计划从宦官手中夺回禁军兵权。这是革新措施的关键,也是关系革新派与宦官势力生死存亡的步骤。革新派任用老将范希朝为京西神策诸军节度使,用韩泰为神策行营行军司马。宦官发现王叔文在夺取他们的兵权,于是大怒说:“如果他的计划实现,我们都要死在他的手下。”同时立刻通知神策军诸军不要把兵权交给范、韩二人,这个重要步骤未能实现。  第五,抑制藩镇。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派刘辟到京都对王叔文进行威胁利诱,想完全领有剑南三川(剑南西川、东川及山南西道合称三川),以扩大割据地盘。王叔文拒绝了韦皋的要求,并要斩刘辟,刘辟狼狈逃走。  此外,王叔文等还放出宫女300人、教坊女乐600百人还家,与家人团聚。  从这些改革措施看,革新派对当时的弊政的认识是相当清楚的,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革除了一些弊政,受到了百姓的拥护。但同时,革新的主要矛头是对准当时最强大、最顽固的宦官势力和藩镇武装的,所以革新派面对的阻力很大。因为实力掌握在宦官和藩镇手中,而革新派则是一批文人,依靠的是重病在身的皇帝,而皇帝基本上又是在宦官们的控制之中,所以,在必要的时候,宦官们随时都可以把改革派一网打尽。  早在永贞元年三月,宦官俱文珍等人就一手操办,将顺宗长子广陵王李淳立为太子,更名为李纯。七月,俱文珍又伪造敕书,罢去了王叔文翰林学士之职,王伾竭力争论,才允许王叔文三、五日到一次翰林院。不久,王叔文母亲去世,王叔文归家守丧,王伾孤立无援。这时王伾请求宦官起用王叔文为相,统领北军,继而又请起用王叔文为威远军使、平章事,但都未得允许。革新派人士已感到人人自危。这一天,王伾又两次上疏,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知道大事已去。当天夜间,王伾得中风病,第二天回到自己的府第。  同时,韦皋上表请求由皇太子监国,又给皇太子上书请求驱逐王叔文等人,荆南节度使裴均、严绶等也相继上表。于是,俱文珍等以顺宗的名义下诏,由皇太子主持军国政事。八月,宦官拥立李纯即皇帝位,即唐宪宗,顺宗退位称太上皇。到第二年,顺宗也被宦官害死。  在宪宗即位后,革新派纷纷被贬斥,而像杜黄裳、袁滋、郑絪等依附于宦官的官僚纷纷得到重用。王叔文被贬为渝州司马,第二年被赐死。王伾贬为开州(四川开县)司马,不久病死。其余柳宗元、刘禹锡等六人都被贬为边远州的司马。因此,这次革新运动也叫“二王八司马”的革新运动。  永贞革新运动被扼杀,唐朝政治更加黑暗,从此唐朝又创了一个新的恶例,每个皇帝都把自己任用的人当作私人,继位的皇帝对前帝的私人,不论是非功过,一概予以驱除。宦官拥立皇帝,朝官分成朋党,本来就有相沿成习的趋势,在唐宪宗以后,都开始表面化了。

反射谷

苏武(?-前60年),字子卿,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西汉郎中、栘中厩监、中郎将、典属国、右曹典属国。生平早年苏武年轻时凭着父苏建的庇荫,与兄苏嘉、弟苏贤皆为郎中,后升为栘中厩监。出使匈奴汉武帝时期汉朝不断讨伐匈奴,双方多次派使节互相侦察。匈奴扣留了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批人,汉朝也扣留匈奴使节以相抵。 天汉元年(前100年),且鞮侯单于即位,害怕受到汉朝攻击,于是说:「汉朝天子是我的长辈。」送还了之前扣押的汉使路充国等。武帝为了赞许之,于是遣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持节护送扣留在汉的匈奴使者回国,并赠送单于礼物,以答谢单于。苏武同副中郎将张胜及临时委派的使臣常惠等,并临时招募士卒、斥候百余人一同前往。到了匈奴,赠送财物给单于。单于越发傲慢,这不是汉所期望的。单于正派使者护送苏武等,适逢缑王与虞常等在匈奴谋反,暗中策划绑架单于的母阏氏投奔汉朝。正好苏武等至匈奴。虞常在汉朝的时候,与张胜有旧,私下拜访张胜,说:「听说汉朝皇帝很恨卫律,我能替汉朝用暗箭射杀他。我的母亲和弟弟都在汉,希望他们能得到汉朝的赏赐。」张胜答应了他,并送给虞常许多财物。一个多月后,单于出外打猎,只有阏氏和单于子弟在。虞常等七十余人起事前,一人趁夜逃跑,揭发了他们的计画。单于子弟与他们交战,缑王等战死;虞常被活捉。单于派卫律审理此案。张胜听到消息,担心和虞常所说的话被揭发,便把事情告诉了苏武。苏武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定会牵连到我。如果我受到了侵害,就更加对不起国家了。」于是想自杀。张胜、常惠制止了他。虞常果然供出张胜。单于大怒,召集贵族商议,想杀汉使。左伊秩訾说:「如果有人谋害单于,那要怎么加刑?应该全部招降。」单于派卫律召唤苏武来受审讯。苏武对常惠说:「屈节辱命,即使活着,有什么面目归汉!」说着拔刀自刺,卫律大惊,抱住苏武,派人骑快马找医生。医生在地挖一个坑,在坑中点火,把苏武放在坑上,敲他的背让淤血流出。苏武本已断气,过了半天才有气息。常惠等人哭泣,用车把苏武载回营帐。单于钦佩苏武的节操,早晚派人探望询问,把张胜监禁起来。苏武的伤势逐渐好转。单于派使者劝降苏武,并同时审判虞常,想藉此使苏武投降。卫律亲手用剑斩杀虞常后,说:「汉使张胜谋杀单于亲近的大臣,应当是死罪,但是单于招募愿意投降的人,赦免其罪。」举剑要砍张胜,张胜请降。卫律对苏武说:「副官有罪,主管也应当连坐。」苏武说:「我本来就没参与计划,又不是他的亲属,凭什么连坐?」卫律又举剑对着苏武,苏武不动。卫律说:「苏君,我之前备齐汉朝归顺匈奴,有幸受到了单于的恩宠,赐予了爵位和财富,管理数万民众,牛马牲口堆满山,才有像今天这样富贵。苏君今日投降,明日也会跟我一样。否则是白白拿身体去做野草的肥料,谁会知道啊!」苏武毫无反应。卫律说:「你要是顺着我投降了,我就能和你做兄弟。今天不听吾的我的建议,以后就算想再见我也没们这么容易了。」 苏武骂卫律说:「你为人臣子,不顾恩义,背叛君主和父母,投降蛮夷去做俘虏,我见你做什么?况且单于信任你,让你决定他人的死生,你公平执法,反而想挑起两个君主的矛盾,自己坐观成败。南越国曾经杀汉朝使者,最后被汉朝消灭南越国也成了汉朝的九个郡;宛王曾经杀汉使者,最后被汉朝消灭,他的人头也被悬在北门示众;朝鲜杀汉使者,立即就被灭国了。只有匈奴还没遭到这样的下场罢了。你明知我不降,就是要杀我,令两国开战,匈奴的覆灭就从我开始吧。」卫律知道苏武不可胁迫,报告了单于。单于越发想使他投降,就囚禁苏武,置于大地窖内,不给他吃喝。天下雪,苏武卧着嚼雪,同毡毛一起吞下,几日不死。匈奴以为他是神人,就将苏武迁至北海,让他放公羊,说等公羊生小羊才可归汉。同时把他的部下常惠等人安置到别的地方。牧羊北海苏武到了北海,没有供应粮食,只能掘野鼠所储藏的果实吃。苏武拄着汉节牧羊,起居都拿着,以致节上毛全部脱落。过了五、六年,单于的弟弟于靬王到北海打猎。苏武会编打猎的网,矫正弓弩,于靬王器重他,供给他衣服、食物。三年多过后,于靬王大病,赐苏武马匹、牲畜、服匿、穹庐。于靬王死后,他的部下也都迁离。冬天,丁灵人盗走了苏武的牛羊,苏武又再度穷困。苏武在汉朝时,与李陵都担任侍中的官职。武帝天汉二年(前99年),李陵投降匈奴,不敢访求苏武。后单于派李陵去北海,为苏武设酒宴和歌舞。李陵对苏武说:「单于听说我和子卿你交情深厚,所以让我来劝说你,他真心你能成为匈奴的臣子。你到死也不能归汉,白白在没有人的地方让自己受苦,即使坚守信义又有谁能看见呢?先前长君(苏嘉的字)做奉车都尉,随从圣驾至雍的棫阳宫,皇帝扶辇下除,撞到柱子折断车辕,被指控为大不敬,伏剑自刎,皇帝赐钱二百万作为丧葬费。孺卿(苏贤的字)随从圣驾祠河东后土,宦骑与黄门驸马争船,把驸马推到河里淹死了。宦骑逃亡,皇帝下诏让孺卿追捕,没抓到,孺卿惶恐服毒自杀。我来的时候,你的母亲已不幸去世,我送葬至阳陵。你的妻子年少,听说已经改嫁了。只有两个妹妹,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重你离家至今已经十几年了,是不是还活着也不知道。人生如朝露一般段子,为什么要让自己受这么久的苦呢!我刚投降的时候,也痛苦的像发疯一样,恨自己背叛了汉朝,加上老母被收留在保宫里。你不想投降的心情,难道比得过我当初?况且陛下年龄大了,法令无常,大臣们没有犯罪就被灭族的有数十家,连自身安全都无法保证,你还顾得上别人么?请听从我的建议,不要再说别的了。」苏武说:「我们苏家父子没有什么功劳,都是因为陛下才能位列将帅,获爵封侯,兄弟为近臣,我一直都想肝脑涂地来报答他的恩情。现在能够杀身报恩,即使是上刀山下油锅,也觉得快乐。臣子事奉君主,就如同儿子事奉父亲。儿子为父亲而死没有什么遗憾的。希望你不要再说了。」 李陵与苏武共饮了几天,又说:「你就听从我的话吧!」苏武说:「我早就已经死了!右校王(李陵在匈奴的爵位)如果一定要让我投降,就请请停下今日的欢宴,我直接死在你面前!」李陵见苏武如此真诚,喟然长叹道:「真是义士啊!我和卫律的罪过上通于天!」说着流下眼泪浸湿了衣襟,决别苏武而去。后李陵又到北海,对苏武说:「区脱地区捕得云中的活口,说太守以下的吏民都穿着白衣,说皇帝驾崩了。」苏武听了向南大哭,吐血,每天早晚哭吊数月之久。归汉武帝后元二年(前87年),昭帝即位。几年后,匈奴和汉朝达成和议。汉朝寻求苏武等,匈奴谎称苏武已死。后汉使又到匈奴,常惠请求看守他的人员同他前往,夜晚见了汉使,原本地述说了这几年在匈奴的情况。告诉汉使要对单于说:汉天子在上林苑中射猎,射得一只大雁,脚上系着帛书,上说苏武等人在北海。汉使万分高兴,照常惠所说的话去责问单于。单于看身边的人非常惊讶,向汉使道歉说:「武等实在。」 于是李陵设酒筵向苏武祝贺,说:「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奴,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丹青所画,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令汉且贳陵罪,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壹别长绝!」李陵起舞,唱道:「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奴。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聩。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李陵泪下纵横,与苏武绝别。单于召集苏武的属下,除了已经投降和死亡的,随苏武归国者有九人。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春,苏武回到长安。昭帝下令苏武带一份祭品拜谒武帝园庙。官拜典属国,俸禄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官田二顷,住宅一处。常惠、徐圣、赵终根都官拜中郎,赐丝绸各二百匹。其余六人因年老而返乡,各赐钱十万,终身免徭役。上官谋反昭帝始元七年(前80年),左将军上官桀、骠骑将军上官安父子与御史大夫桑弘羊、燕王刘旦、鄂邑公主谋反,苏武之子苏元因参与阴谋,而被处死。起初,上官桀、上官安与大司马大将军霍光争权。上官桀父子屡次记下霍光的过失交给燕王刘旦,使刘旦上书昭帝,告发霍光。又说苏武出使匈奴二十年不肯降。但回到汉朝后,只为典属国。然而霍光属下长史并无功劳,却被升为搜粟都尉,霍光专权放肆。直到刘旦等人被处死,追查同谋者。苏武与上官桀、桑弘羊有旧,燕王又因苏武功高而官小数次上书,其子又参与谋反。廷尉上书请求逮捕苏武。霍光把奏章搁置,只将苏武免官。宣帝时期昭帝元平元年(前74年),宣帝即位。宣帝赐爵苏武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后卫将军张安世推荐苏武通悉典章制度、出使持节不降。于是宣帝召苏武在宦者署听候宣召,多次进见。拜右曹典属国。因苏武是德高望重的老臣,只令他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日入朝,尊称为「祭酒」。苏武把所得赏赐,全部施送给弟弟和过去的邻里朋友,家中不留一点财物。恭哀皇后父平恩侯许广汉、宣帝舅平昌侯王无故和乐昌侯王武、车骑将军韩增、丞相魏相、御史大夫丙吉,都很敬重苏武。此时苏武年事已高,宣帝问左右:「武在匈奴久,岂有子乎?」苏武透过平恩侯许广汉向宣帝陈述:「前发匈奴时,胡妇适产一子通国,有声问来,愿因使者致金帛赎之。」宣帝许之。后苏通国随汉使回汉朝,宣帝命其为郎。又让苏贤之子做了右曹。苏武活到八十余岁,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去世。

三国战争地图
诸葛亮七擒七纵
曹操之墓
曹操后代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