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了解历史-说历史
<
分享
首页>产品 > 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

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

历史了解
黄渊
张头发
2020-06-05 06:37:43

安史之乱期间,唐军将领李光弼于黄河北岸,与叛军史思明隔河对峙。史思明在进攻唐军防守的河阳(今河南省孟县西)失利后,命叛军每日牵千余匹膘肥体壮的骏马在黄河南岸刷洗,向对岸唐军炫耀其战马数量之多,以威慑唐军。李光弼发现后,祭出“美马计”。下令在唐军中搜集500匹母马,将它们所生的小马留在河阳城中。待叛军再次牵马到岸边炫耀时,唐军将母马全部放到北岸。母马思恋小马,长鸣嘶叫。南岸叛军的公马听到母马叫声后,个个泅水向唐军而来,叛军根本拦不住,唐军则趁势将这些公马据为己有,叛军千余名骑兵一下子无马可骑,成了步兵。

海边日落

李自成自起义起便一直招兵买马积蓄力量,到崇祯十二年(1639)就已形成破竹之势,一呼百应。当初甚至有“迎闯王,不纳粮”的民歌在民间广为流传,令人惊骇的是李自成竟然将福王杀死,并将其与鹿共煮,大设“福禄宴”。李自成如此嚣张,明朝无师可与其一战吗?事实并非如此,明朝尚有精锐之师,但却被崇祯一手毁灭,这又从何说起呢?《明史》中有这样的记载“传庭死,而明亡矣”,所提及的传庭即孙传庭,明末名将。而他所率的秦军便是明末最后一支虎狼之师,本来尚有一战之力,奈何崇祯三个决定就将此军葬送,让明朝从此再无回天之力。李自成起义本就铸成大乱,而多尔衮又虎视眈眈。此时的明朝已经是分身乏术,天雄军几乎全军覆没,所仰仗的主力便是秦军。孙传庭作为秦军将领一向是主战派,而当时的兵部尚书却是主和派,与孙传庭面和心不和。后来朝廷传召孙传庭负责保定等地区的军务,怎奈杨嗣昌却在其中作梗。孙传庭英雄无用武之地,便推脱有病,要告老还乡。孙传庭已经退无可退,但杨嗣昌仍不愿意善罢甘休,便说孙传庭是欺瞒圣上。崇祯向来将杨嗣昌视为心腹大臣,听后恼羞成怒,就将孙传庭关进监狱长达三年。这乃是崇祯的第一错,因为在这期间杨嗣昌镇压起义不力,李自成很快发展壮大难以再被遏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带兵打仗的常识,粮草在很大程度决定战斗的输赢。崇祯虽然对李自成恨得咬牙切齿,但他本人又十分多疑。不肯信任孙传庭,怕他拥兵自重反过来对付自己。因此对孙传庭相对苛刻,粮草和军备都十分缺乏。孙传庭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当时的军队屯田多被地方的豪强所霸占。孙传庭便冒着可能得罪高官的危险,将屯田强行要回充作军饷,基本实现了自给自足。虽然孙传庭此举勉强维持了部队的支出,但是军粮毕竟还是缺乏的。这无疑让军队作战变得更为艰难。胡乱指挥,急于求成一直是高级首脑常犯的错误。皇帝虽然在统治大臣上很有一套,但很多帝王对带兵打仗却一窍不通。当时的明朝确实已经摇摇欲坠,但是仓促出战却非理智之举。而且当时的兵部侍郎多次上书皇帝,表示秦军乃是皇帝最后家当,不能轻举妄动。孙传庭与兵部侍郎张凤翔的观点都极为合理,可是此时的崇祯却已听不进去,多次催促孙传庭出兵。粮草不足且士兵士气低落,加上部队数量少且准备不足,果然出师不利。孙传庭也在撤退时战死,至此明朝再无翻身资本。反过来看崇祯,他虽然是亡国之君,但确实已经尽力而为。只是明朝制度腐朽,他也无力回天。这种看法确实合理,不过崇祯也要为明亡承担一定责任。比如在最后一支军队的覆灭上,他就有不可推脱的责任。可惜孙传庭为明战死,却被崇祯认为他是诈死潜逃。反而被清朝给予了“靖忠”的谥号,也是可悲可叹!

反射谷

司马懿父子蓄谋了两代人,终于到了孙子司马炎的时候取代了曹魏建立了西晋。之后通过征战而基本统一了全国,但是抢来的西晋政权很快便毁于八王之乱。之后,司马睿南迁建立了东晋。但是和西晋比起来东晋就弱小了许多。中国历史上,两晋时期战争频繁,人民生活极不安定。于是人们就集体开始思考人生,最后一致认为浮生若梦要及时行乐。两晋时期的中国社会还是比较开放的,当时的人们尽量利用好人生的每一分一秒去干自己想干的事儿。可以说相比其他历史时期要任性许多。而当时的东晋皇室更是如此,东晋简文帝有个闺女叫司马道福,其任性程度更是无人能比。这位司马道福公主是东晋简文帝司马昱的第三女,最初嫁给了东晋权臣桓温的儿子桓济。当年司马道福跟桓济结婚完全是政治联姻,桓济的父亲桓温握有兵权,为了司马家江山她没得选。司马道福跟桓济压根儿没什么感情,婚后的司马道福一点不幸福。但后来桓济欲篡夺兵权失败,却给了司马道福一个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桓济篡权失败后被贬到了长沙,从那以后桓家再没能力影响东晋政局了。于是司马道福赶紧抓住机会,跟桓济把婚离了。然后又求皇太后和她的皇帝哥哥要将其许配给当时的大才子——王献之。王献之是谁啊?他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七个儿子啊,也是名门望族,而且少负盛名,才华过人。最重要的是,王献之长的也是帅哥一枚,是当时许多佳丽心中的男神级人物。其实司马道福在跟桓济结婚前就对王献之有意思了,只是那时候身不由己。但有意思的是,当时王献之已经结婚了,而且娶的是与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表姐郗道茂,人家夫妻感情并没有问题。郗家也是名门望族,郗道茂是王献之母亲的外甥女,比王献之大一岁。长得美丽贞静。但再大的名门望族也比不过皇族啊。最后司马道福以郗道茂无子(郗道茂曾生过一个女儿,后来夭折了)为由,反复求皇太后和她的皇帝哥哥。东晋再怎么开放,但当时妇女无子就已经构成可以出妻的理由了。于是皇帝一纸诏书,令王献之休妻再娶。但王献之不是那样的人啊,他并不热心于政治,不想攀龙附凤。但圣旨又难违,最后没办法王献之就上演了一出苦肉计,用艾草烧伤了双脚。心里想着,这下自己废了,走不了路了就不用娶你司马家的闺女了吧!但没想到的是,司马道福却声称不在乎,即使瘸了,她依然要嫁。真是一朵奇葩啊!可怜的郗道茂,最后只能卷铺盖卷走人了。离开时郗道茂表示要终身守节, 誓不再嫁。但当时郗道茂的娘家已经散了,无奈之下就去投奔了叔父。王献之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寄人篱下,孤苦伶仃却没有一点办法。他伤心悔恨,恨死了自己。至于司马道福和王献之结婚后的生活史书中并没有相关记载,但可以想象也经常是独守空房。而王献之和表姐虽然不能见面了,但依然飞鸽传书暗送钟情。据说王献之曾给离婚后的表姐写过一封情书,述说自己被思念弄得快要发疯,这封信无头无尾,没有落款,收在“王献之文集”的杂帖中。信说:“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额之畅。方欲与姊极当年之匹,以之偕老,岂谓乖别至此!诸怀怅塞实深,当复何由日夕见姊耶?俯仰悲咽,实无以已,惟当绝气耳!”大意就是说:和表姐分开后,没日没夜无不在思念她。本来想着要和表姐白头偕老的,谁曾想半路杀出个司马道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跟表姐耳鬓厮磨,那种思念之苦快让我窒息了。这种毫无回天之力的男人表白,其实也是比较自私的。它表达出了一个好男人的深情,但也有一种背负良心债的自我安慰。有一种声音说:你那么爱你表姐怎么不和她私奔,怎么不一起学梁祝化蝶飞呢?

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
三国战争类小游戏
曹操的大儿子
三国志曹操传万能修改器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